22 September 2015

See also

http://www.nature.com/news/chinese-scientists-row-over-long-sought-protein-that-senses-magnetism-1.18397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2Fs11434-015-0902-0

Magnetogenetics: remote non-invasive magnetic activation of neuronal activity with a magnetoreceptor

Xiaoyang Long , Jing Ye , Di Zhao, Sheng-Jia Zhang
Contributed equally

Science Bulletin
pp 1-13
First online: 14 September 2015

Abstract

Current neuromodulation techniques such as optogenetics and deep-brain stimulation are transforming basic and translational neuroscience. These two neuromodulation approaches are, however, invasive since surgical implantation of an optical fiber or wire electrode is required. Here, we have invented a non-invasive magnetogenetics that combines the genetic targeting of a magnetoreceptor with remote magnetic stimulation. The non-invasive activation of neurons was achieved by neuronal expression of an exogenous magnetoreceptor, an iron-sulfur cluster assembly protein 1 (Isca1). In HEK-293 cells and cultured hippocampal neurons expressing this magnetoreceptor, application of an external magnetic field resulted in membrane depolarization and calcium influx in a reproducible and reversible manner, as indicated by the ultrasensitive fluorescent calcium indicator GCaMP6s. Moreover, the magnetogenetic control of neuronal activity might be dependent on the direction of the magnetic field and exhibits on-response and off-response patterns for the external magnetic field applied. The activation of this magnetoreceptor can depolarize neurons and elicit trains of action potentials, which can be triggered repetitively with a remote magnetic field in whole-cell patch-clamp recording. In transgenic Caenorhabditis elegans expressing this magnetoreceptor in myo-3-specific muscle cells or mec-4-specific neurons, application of the external magnetic field triggered muscle contraction and withdrawal behavior of the worms, indicative of magnet-dependent activation of muscle cells and touch receptor neurons, respectively. The advantages of magnetogenetics over optogenetics are its exclusive non-invasive, deep penetration, long-term continuous dosing, unlimited accessibility, spatial uniformity and relative safety. Like optogenetics that has gone through decade-long improvements, magnetogenetics, with continuous modification and maturation, will reshape the current landscape of neuromodulation toolboxes and will have a broad range of applications to basic and translational neuroscience as well as other biological sciences. We envision a new age of magnetogenetics is coming.

现有的神经调控技术, 如光遗传学和深部脑刺激, 正在改变基础研究和临床转化神经科学。然而这两种调控方式都是损伤性的, 因为需要在大脑里植入光纤或者金属电极。在这个研究中, 我们新发明了一种非损伤性的神经调控方法, 称之为“磁遗传学”。这个方法结合基因打靶和磁场刺激, 将这个进化上高度保守的外源性的磁感应受体, 一种铁硫蛋白 (Isca1), 导入到大脑特定的区域, 使其在特定的神经元中表达, 然后通过外部磁场刺激, 激活大脑特定的区域。在体外培养的HEK-293细胞和海马神经元中表达该磁感应受体, 施加外部磁场, 能激活细胞, 导致细胞膜去极化和钙离子内流。这种钙离子内流可以由超灵敏荧光钙指示剂GCaMP6s检测出来, 当细胞内钙离子浓度升高时, GCaMP6s的荧光强度会升高。此外, 磁场控制神经元的活动可能依赖于磁场的方向以及磁场的打开和关闭, 对于不同方向的磁场刺激, 以及磁场的开关, 神经元有不同的反应模式。全细胞膜片钳记录的神经元的电信号显示外界磁场可以使表达磁感应受体的神经元去极化, 从而引起动作电位。通过肌肉细胞特定的启动子myo-3将这个受体导入线虫的肌肉细胞内, 外加磁场可以触发线虫肌肉收缩 ; 通过神经细胞的特定启动子mec-4将磁感应受体导入应力感受神经元, 外界磁场的刺激可诱发线虫后退的行为。磁遗传学和光遗传学相比, 明显的优势是非损伤性, 高穿透深度, 长久持续刺激, 无空间限制性, 空间均匀性和相对安全性。正如光遗传学通过了十年之久的改之后所取得的进展一样, 磁遗传学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神经调控领域, 经过持续的发展和成熟, 将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并将极大地推动基础研究, 转化神经科学以及其它生物科学的发展。我们预见一个磁遗传学时代的来临。

PDF

新水木论坛原帖

http://www.newsmth.net/nForu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article/TsinghuaCent/523779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zz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3:59:55 2015), 站内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4:01:16 2015), 站内

清华钟毅教授回信

2015-08-25 11:49 GMT+08:00 Zhong, Yi <[email protected]<mailto:[email protected] edu»:

收件人: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email protected] cn>,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email protected] pku.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email protected] cn>, 施一公”[email protected]yxxxx@mail.tsinghua.edu.cn, “ [email protected]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email protected] edu.cn” 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Sheng-Jia Zhang [email protected]<mailto:[email protected]>

“磁感应课题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

各位老师好!

当我看到北大校长,书记,院长,院士,教授们众志成城,在没有任何学术委员会调查 的情况下,愤怒声讨清华大学教授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真令人叹为观止!如果北 大想站在道德法庭上审判清华教授的话,因该还要请两位北大教授先生:一位是汉奸周 作人,另一位是美国的走狗胡适。

清华大学教授钟毅敬上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4:03:18 2015), 站内

张生家教授针对钟毅教授信件的回复

2015-08-25 12:30 GMT+08:00 Sheng-Jia Zhang <[email protected]<mailto: [email protected]»

收件人: “Zhong, Yi” zhongyi@cshl.edu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email protected] >,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email protected] 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cn,
施一公”[email protected]yxxxx@mail.tsinghua.edu.cn, “[email protected] 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email protected]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Zhong, Yi “ zhongyi@cshl.edu

钟毅老师万岁万万岁!

如果我得到了2025年的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我一定向国家强烈推荐你作为科技部部长 ,严惩道貌岸然的学术阴谋家!

清华大学还未入职教授张生家敬上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4:04:22 2015), 站内

张生家教授针对钟毅教授回信的再回复

发件人: Sheng-Jia Zhang <[email protected]<mailto:[email protected] gmail.com»

收件人: “Zhong, Yi” zhongyi@cshl.edu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email protected] >,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email protected] 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cn,
施一公”[email protected]yxxxx@mail.tsinghua.edu.cn, “[email protected] 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email protected]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Zhong, Yi “ zhongyi@cshl.edu

也请钟毅老师绝不对所有汉奸和走狗们心慈手软!

清华大学还未入职教授张生家补上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4:06:06 2015), 站内

双方微信记录

发信人: Wilczek (水木坑王),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5:04:44 2015), 站内

我觉得钟毅说的没错,即便是罪大恶极,也需要正式的审判才能定罪

发信人: djs (大剑师),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6:45:28 2015), 站内

钟毅很快在搞清真相后回信撤除原信说法了

再者,这位张生家貌似真有神经病,当初清华怎么招人的?

发信人: djs (大剑师),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6:53:30 2015), 站内

虽然理论上应该这么走程序,但一看回信里神马科技部部长之类的瞎扯淡,就知道此人病得不轻了。我很奇怪的是,此人获得清华教职,几封推荐信谁写的?老外的话应该透露点实话的

发信人: timur (河中的Timur),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7:18:28 2015), 站内

从回信看,钟毅也是个垃圾。

发信人: burgerking (廉价饭桶王),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8:55:08 2015), 站内

钟毅人不坏,就是迷糊。 张生家也是做神经的,平时肯定没少去钟毅走动过,加上简历漂亮,就把大迷糊唬住了。

发信人: Gillion (Gillion),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9:03:48 2015), 站内

那个钟毅是这个http://life.tsinghua.edu.cn/faculty/parttime/1711.html? 如果是的话这SX是在美国读完博士干到副教授的,从言论上看动不动就往政治上挂钩啊,什么鸟人

发信人: whk (shuishou),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09:50:29 2015), 站内

张生家真是个神经病,急功近利;张生家是假五毛,钟意是真五毛。骂别人汉奸,那就等着别人骂你吧!

发信人: neurological (Best Wish),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02:29 2015), 站内

钟毅看到张被围攻,特别是抬出了退休校长,书记后,发言是过激了, 但他后来收回了,现在贴出的一定不是全貌,是选择性贴出。 他的话虽然过激,但提出应该经过正常的学术委员会程序,是合情合理的

发信人: whk (shuishou),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08:19 2015), 站内

他提出应该经过正常的学术委员会程序,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他骂人,显示了他的道德修养有问题,不清醒的脑子,以及他的意识形态。

发信人: albedo (albedo),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08:46 2015), 站内

我觉得有必要把之前版面某些人的文章贴出来,因为这些文章现在已经被版务同主题删除。然而,叫人无法理解的是:此前,这些文章还竟然被堂而皇之的标记或者放入文摘区……看到舆论压倒性批判张之后,又悄悄删除? 不知版务的价值导向何在?

其中某篇原文在此,除此之外,还有数个id在为张喊冤,认为谢无理取闹,呵呵

发信人: king0575 (king0575),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张家声文章的争议之浅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Sep 16 10:05:37 2015), 站内

一、张有没有侵占谢的研究成果
“论文刊出,即在同行学术圈内引发争论。质疑方认为,张生家与谢灿课题组存在事实上的合作关系,张生家论文中提及的磁蛋白基因正是由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谢灿实验室发现的”
“事与愿违,在9月15日刊发的论文作者名单中,并没有出现北京大学研究人员的姓名,论文只是在致谢中提及“蛋白基因来自谢灿实验室””
——张在致谢时已经明确说了蛋白基因是来自谢的实验室,完全没有说自己发现了蛋白基因。
二、研究内容
1.双方观点
谢认为是在自己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张生家在神经细胞学层面开始了进一步的研究。 张认为双方研究内容完全不一样,张说所有的数据都在张手上。 ——谢至少是承认双方的研究内容是不一样的。 2.网络中能获取到的研究内容
谢的发现:2012年,课题组首次成功筛选鉴定了动物对磁场感应的受体基因(简称磁受体,并命名为MagR),其后经过两年多的结构生物学、生物物理学方面的研究,最终确定MagR介导动物对磁场的感知有可能构成动物迁徙和生物导航的基础。

张的发现:现有的神经调控技术, 如光遗传学和深部脑刺激, 正在改变基础研究和临床转化神经科学。然而这两种调控方式都是损伤性的, 因为需要在大脑里植入光纤或者金属电极。在这个研究中, 我们新发明了一种非损伤性的神经调控方法, 称之为“磁遗传学”。这个方法结合基因打靶和磁场刺激, 将这个进化上高度保守的外源性的磁感应受体, 一种铁硫蛋白 (Isca1), 导入到大脑特定的区域, 使其在特定的神经元中表达, 然后通过外部磁场刺激, 激活大脑特定的区域。在体外培养的HEK-293细胞和海马神经元中表达该磁感应受体, 施加外部磁场, 能激活细胞, 导致细胞膜去极化和钙离子内流。这种钙离子内流可以由超灵敏荧光钙指示剂GCaMP6s检测出来, 当细胞内钙离子浓度升高时, GCaMP6s的荧光强度会升高。此外, 磁场控制神经元的活动可能依赖于磁场的方向以及磁场的打开和关闭, 对于不同方向的磁场刺激, 以及磁场的开关, 神经元有不同的反应模式。全细胞膜片钳记录的神经元的电信号显示外界磁场可以使表达磁感应受体的神经元去极化, 从而引起动作电位。

——不是生物专业出身,但看起来好像不一样。请专家解释。
3.研究时间的不解
2014年12月投稿,张拿到这个数据几个月就能搞出这么个玩意?谢自己就没意识到?
三、为什么会有此一争
1.对口头协议的理解
“谢灿表示,此前双方之间已经有“君子协定”,“有邮件、微信往来为证”。协议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张生家不能抢先发表文章,必须等谢灿的磁感应受体文章发表后才能发表,即使发表了,也需要注明谢灿实验室的工作;二是谢灿须作为论文的合作者。” 该协议得到了张生家的同意。在回复谢灿的微信中,张生家说:“以上两点我从开始就已经同意,请你不要有顾虑。” ——注明谢实验室的工作,显然张是做到了。论文合作者,原来的非正式协议是不是应该有研究内容和贡献的限制,如果内容变了很多或者贡献不是核心,也要作为合作者?文章中没有提到,或者是谁有意遗漏。
2.8月份的争执
“今年8月22日,在张生家与谢灿关于是否能提前发论文争执不下时”
——文章中只是说谢不让张“提前”发,根本没有提另外一个选项谢作为合作者,也有可能谢想作为通信作者张不同意,当然这是本人毫无依据的猜测;本人不理解为什么不让“提前”发,我是张的话我也担心谢的文章改了那么久万一发不了呢,万一这中间别人做出来了呢。闹翻了,负气索性找个快的,发掉算了。 四、清华为什么会同意撤稿 这也在网大成为张无理的论据。哪怕是真的,尽管本人无法考证,那么原因是什么?只是因为有争议就要撤稿? 事先口头的约定或者潜规则,是不是有范围? 如果谢的文章先出来,张按目前的操作再加条引用,就毫无责任了;奈何不出来,又不让别人发。 按实际贡献大小,请专家判断。

发信人: larkshy (归去吧),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17:23 2015), 站内

邮件里这样措辞无可厚非, 不是公开场合

发信人: larkshy (归去吧),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20:56 2015), 站内

卧槽,不要说你私下没骂过人
【 在 whk (shuishou) 的大作中提到: 】
骂人还无可厚非,我私下里想骂人就骂人?

发信人: lovelee (kissfire),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1:03:14 2015), 站内

作为清华知名教授,难以相信钟毅教授说出这么低能的话。要说周作人、胡适那样的教授,清华少吗?

发信人: veridical (老实巴交),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1:22:53 2015), 站内

他群发了那么多人骂街,还是私下里骂人?
【 在 larkshy (归去吧) 的大作中提到: 】
卧槽,不要说你私下没骂过人

发信人: cic (小壁虎·追求梦想,淡定生活),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2:59:42 2015), 站内

版务旨在于提供不同意见的表述,如果你有详细论述也请发表,但如果是无端、注水的文章,无论什么人判断是对是错,也没有必要标记。版面上,认真发言的人比你贡献大,比留住你重要得多。事情不是你认为重要就重要,你认为对就是对。

【 在 albedo (albedo) 的大作中提到: 】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0:08:46 2015), 站内
我觉得有必要把之前版面某些人的文章贴出来,因为这些文章现在已经被版务同主题删除。

发信人: feylan (reborn),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3:09:39 2015), 站内

钟老师是非常谦和的君子,对待学生的态度和科研态度在国内绝对是top5%
【 在 timur 的大作中提到: 】
从回信看,钟毅也是个垃圾。

发信人: Galactica (BSG),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3:23:40 2015), 站内

但这个邮件发的真心脑残
假如钟的学生写邮件大骂钟的同事教授还抄送全组的人,不知道钟该怎么处理
【 在 feylan (reborn) 的大作中提到: 】
钟老师是非常谦和的君子,对待学生的态度和科研态度在国内绝对是top5%

发信人: king0575 (king0575),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3:44:47 2015), 站内

本人依然坚持对此前新闻的表态,当时的媒体报道确实疑点很多,充满了倾向性。 现在来看,如果谢所举的证据和张生家的各种回复是真的,那么张应该立刻被送进医院。 但是目前定罪量刑,还是需要专业人员判断前后的联系,而不是靠我们假设。

钟毅的行为,是对北大之前未经调查、大肆施压的抗议,尽管出于不了解情况,尽管愤青了,但是敢直面北大大佬发邮件,而不是背后说话,到底还是君子所为。后来得知了行为,也撤回并道歉了。引人深思的是,如果这个邮件是真的,那么是谁透露出来的,是何用意?

发信人: veridical (老实巴交),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3:51:53 2015), 站内

钟毅在不明事实的情况下,不能简单地做到就事论事,而不是校级攻击,扣民族大义的大 帽子?他多大的人了? 另外,胡适不是也是清华校友吗,他这么一通骂,是什么居心?

发信人: albedo (albedo),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4:02:25 2015), 站内

既然你提到“当时”的媒体报道疑点很多,那么请问,具体疑点有哪些?现在这些疑点还在吗? 没人要对张量刑,这里也不是法庭,但是“定罪”还是必要的。 你说还需要专业人员来对此进行判断,那么请问,许智宏、施一公够不够专业? 现在事实清楚,前后因果清晰,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能承认张是一个人渣呢?

还有,你前面被放入文摘区的发文《张家生文章的争议之浅见》已被同主题删除,由此可见版务对此事件态度的转变。而你竟然直到此刻也不愿改变态度,实在叫人无法理解。

发信人: Galactica (BSG),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4:06:41 2015), 站内

然而并没有看到“对张横加指责,匿名乱泼污水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的内容
你看一下时间,那些都是在8月份,并没公开,两边大佬都在参与,施的邮件也说了张
不能乱来,结果张在9月份硬上了,这才变成新闻的,要是8月份解决。你能知道这事?
【 在 zzguo999 () 的大作中提到: 】
完全赞同钟毅教授前半段的发言。专业学术委员会调查结论出台之前,对张横加指

发信人: albedo (albedo),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4:58:37 2015), 站内

你说的我非常认可,版务的职责确实应该如你所言。

可惜的是,目前本版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今天上午本版人数突破了1k,并持续了一段时间,据我观察,在世纪清华版,这是不多见的,可见此事件已造成足够的关注度。这种情况下,作为版务,应该在此期间维持秩序,防止造谣污蔑、人身攻击的出现,其他的留给网友讨论就好。

但诡异的是:版面维持大量在线人数之后,却长时间没有人发文,版面文章在逐步减少。

如果你有查看回收站权利的话,可以去看一下,都删了什么文章,有必要删除吗?

为什么这次如此吸引眼球的事件,上千名看客,却发言者寥寥?

为什么在昨天,被版务m和g的文章,都是为张喊冤的?而今天却把昨天的文章删掉?

虽然我很希望此版面能够如你所说,版务仅为繁荣版面为存在,无偏颇,不袒护,但实际上却似乎远非如此。

另外回复cic,我从没有希望我的发文被保留,我只希望版务能够给大家一个公正公平的讨论环境罢了。

发信人: Dad (老爸),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5:11:55 2015), 站内

如果说前几天就靠一篇报道还有知呼上夹杂着校际和人身攻击的帖子大家还不充分了解事情真相,那么今天这些email和微信截图就足以说明一切了。相信许多人跟我一样,大吃一惊,我靠,这张生家不会真是脑子进水了吧?估计钟毅发完email后看到张的回信,立马知道被坑了,yy诺奖也就罢了,还乱封科技部部长,扯啥王八犊子呢。

理论上,确实应该按照学术程序走,不该用行政力量施压,但现在明眼人都看出张是个疯子,大是大非面前,前面那些,以及公开私人email都会被公众视为细枝末节,无人care。这事最起码也是张生家把给施一公的保证当放屁引起的。就算北大方式有差,但你的辩护间接成了为张洗地,自己也觉得恶心啊。再说清华生命科学发展势头正好,结果来个张生家,还没入职就搞出一捆是非,难道将来不是个定时炸弹吗?一锅好粥里放着这么一粒老鼠屎,太恶心人了。就算是清华连带被黑,那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招进来这么一货。

现在能补救的,一,劝退张,任何合法不合法的方式都行;二,以后招人时不妨引入青千的公示制度,公示期间欢迎检举准faculty的科学道德方面的任何缺陷。

发信人: albedo (albedo),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5:31:21 2015), 站内

我也经常潜水,多数人不发文,这个不错,但你见过1千多人默默看着一言不发的情况吗?

其一:现在真相出来了,一些原本支持张的,依旧支持,凭什么删人家的文?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观点”吗?

其二: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版务仅仅维持秩序,不干预正常讨论,会是上午1千多人在线无人发文的情况吗?

不干预讨论,这很难做到吗?

或者,换句话说,我说版务对此事件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偏颇,你信吗?

发信人: king0575 (king0575),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5:36:48 2015), 站内

【 在 albedo 的大作中提到: 】
既然你提到“当时”的媒体报道疑点很多,那么请问,具体疑点有哪些?现在这些疑点还在吗?
没人要对张量刑,这里也不是法庭,但是“定罪”还是必要的。
你说还需要专业人员来对此进行判断,那么请问,许智宏、施一公够不够专业?
……………….

请见我的帖子,谢谢。

抛开某人精神不正常这一因素,文章最大的疑惑在于,张的文章有多大程度上取决于谢,这是判定“违反承诺失德”还是“窃取贡献有罪”的核心:如果按专业人士判定这篇文章谢应该是第一通讯作者,那么张的行为应该被彻底唾弃;如果谢应该是并列通讯作者,那么张也是有罪的;如果谢的贡献被认定是普通作者,那么张就只是失德。这个问题,至今没有专业人士正面回答,北大罗述金没有回答,北大李辉倾向比较明显,文章中选择的这两个人都是北大且都不是神经学科的。

许智宏最后对媒体说了,自己不是神经领域的专业人士,需要北大清华中科院的神经学科人士调查这个问题。施一公的态度,恐怕更多的是基于合作时应遵守承诺的角度,是道德层面出发的,施也不是做神经学科。目前清华方面神经学科鲁白没办法说话,钟毅闹了个乌龙,也回避了。

发信人: zzguo999 (),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5:37:25 2015), 站内

为什么要和“黑”和“洗地”联系在一起。到现在为止,听到张对这件事的声音了吗?看到全部张、谢交流的EMIL和微信了吗?仅从目前谢单方面公布的证据,尚不足以完全给张定性。只能近似确定张有些神经质罢了?至于是不是神经病,那也得靠专业医生鉴定。张投稿的那篇论文到底谢有没有实质贡献?谢、张这种类型和合作在国外学术界该依据什么规则处理?这些都没有专业人士给出明确定论!

发信人: Dad (老爸),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Re: 谢张事件各种原始信件(包括谢灿的公开信和一公回信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21 15:38:04 2015), 站内

一千多人在线,你得看几个id登录,水木现在web都算的,只要版面有文章上了十大,版面在线人数立马爆增,大多数人不发文很正常。 中午的时候我恰好term在线,没看到有新帖子被删的。

还有,有些动辄骂别人洗地的水文我个人觉得没有保留的必要。前几天在那种信息掌握度下我也觉得contigency说得有理,幸亏没发文,否则还不被骂成洗地了?这种争论方式本来就很恶心。

我梳理跟推测了一下谢张之争的脉路

http://www.newsmth.net/nForu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article/TsinghuaCent/523472

发信人: contingency (痴人正是十三郎),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我梳理跟推测了一下谢张之争的脉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Sep 16 20:47:50 2015), 站内

首先,核心争执的基因叫Isca1,是一个已知的基因,叫Iron-sulfur cluster assembly
1 homolog,最早在酵母中发现的,其功能主要是生物化学方面,主要 跟铁硫蛋白,铁代谢一类的生化过程相关,之后在人类中也发现了类似的基因, 其序列信息是公开的,cDNA克隆,抗体等都可以直接购买到。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SCA1

谢灿课题组应该是首先发现了这个蛋白有感应磁场的活性,按照那篇中文报道,  之后他对这个蛋白进行了结构生化研究,2014年底投稿Nature,但是似乎没有成功,  现在在Nature Materials review。这也就说明他的这篇文章是一篇偏生化和蛋白的  文章。而在他投稿之后,他开始向其他人介绍此工作,而张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  由于其光遗传学背景,意识到可以利用这个性质开发出用外源磁场操纵神经元活性的  生物工具,正如光遗传学是把几十年前发现的细菌对光敏感的蛋白改造成工具一样。 

个人推测,由于这个磁敏感蛋白的信息已经透露出去,张意识到这个技术一定会 很多的竞争,因此才在非常短的时期内完成了工作,但是谢坚持认为必须他的文章, 也就是发现Isca1对磁敏感的工作要先发表,张才能发表文章。所以谢不会同意跟张 共同署名发表文章。而根据张文章的致谢,可以看到M.-m. Poo, Y. Zhong, Y. Qi,
S.-H. Shi, Z. Guo, and D. Li for discussions and comments,里面有蒲慕明, 钟毅,时松海等神经生物学界的著名学者,说明这个想法已经透露出去了,领域的 竞争非常激烈,有很多实验室在同时做。所以他才选择在科学通报这种基本可以立刻 接受的地方发表。稍微可以类比的是当年赵忠贤做超导,就是我国驻外使馆人员听了朱 经武的关于其尚未发表的工作的学术报告,把一些信息告诉了国内,赵忠贤根据其点滴 立刻做出来抢先发表在国内杂志上一样。但是这两者又有本质不同,赵跟朱的东西完全 是一样的,而谢跟张的文章应该根本就不是一个方向,连主题都不一样。谢的文章的核 心是他发现了一个已知基因的新功能,而张的文章是根据谢公开了的但是未发表的信 息,将其开发成新的工具。

我个人认为这个争议双方都有责任,把明明可以双赢的结果变成了双输。而张的行为 在学术界也是不罕见的,在会议上听到其他课题组未发表工作,自己回去快速做出来。 这种一般是很接近的结果,而像谢和张这样,本来完全是没有竞争关系的文章,现在因 为没有很好的协调,结果变成了互相指责,结果给中国本土又一项有世界影响力的工作 蒙上了阴影,这是我们都不愿意见到的

谢张之争的新进展

http://www.newsmth.net/nForu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article/TsinghuaCent/523717

发信人: bxm0813 (雪人), 信区: TsinghuaCent 标 题: 谢张之争的新进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18 22:19:46 2015), 站内

依旧是科学网的报道,更新添加了部分新内容,摘抄过来

9月16日,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在回复《中国科学报》记者的短信中说,两校科研管理部门已联合发函给朱作言院士、陈晓亚院士及《科学通报》编辑部,商谈撤稿事宜。两校发给《科学通报》的函中指出:“张生家在有关争议调查期间,未征得有实质贡献的研究者同意,擅自向贵社投稿发表,违反了学术规范。”

9月16日下午,《科学通报》编辑部邮件回复了谢灿的质疑:“作为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成员,《科学通报》需遵循COPE的规则处理相关事宜,撤稿应以确凿的违反国际出版道德规范的证据作为基础。如果此文被证实确有学术内容造假或者其他违反COPE规定的行为,或因其他原因作者要求撤稿的,我们将按严格程序予以处理。”与此同时,《中国科学》杂志社也对北京大学科研部的有关来信进行了回复。

中科院院士许智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强调,有关学术争议的调查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清华、北大、中科院均有一批在神经科学方面很有造诣的专家,在事情清楚后他们应更有发言权。

本报记者9月17日致电张生家询问最新进展,张生家的助手称,他本人已被校方要求拒不表态。

而近两天来,谢灿则收到不少来自外界的声援。“通过不同渠道转来的支持我的信件,已经超过1000封了。”

对于此事的进展,《中国科学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